搖呼啦圈

瞎搞的修图博主(?不是
@超級農農 @Dear-迪丽热巴 ​

逃遁

我真的哭了

稗子日记:


ooc
赖冠霖x裴珍映
关于破镜重圆的小故事



 


  两年前
 
 
 
  深秋。
 
 
 


  赖冠霖有想过下午最后一节课睡觉的后果。无非就是被老师看到狠狠的训一顿,被班委看到在记录本上记上一笔,这无所谓,他想。 
 
 
 


  可他睡醒时发现他错过了朴志训给他发的短信。
 
 
 


  朴志训问他放学之后要不要一起去球场打球。


 
 
 


  赖冠霖踩着放学铃声睁眼,摸手机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看到了这条短信,回复了一个好字。
 
 
 


  过两分钟,他又想起裴珍映约了他放学一起去书店。
 
 
 


  他昨天刚答应和裴珍映交往。
 
 
 


  赖冠霖思索了一会,最后慢条斯理的给裴珍映发短信,说对不起他忘了今天先约了人,书店改天去吧。
 
 



 


  赖冠霖家和朴志训家从小就是对门。
 
 


  


  小孩子之间的友情总是毋庸多说的,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念书时每天放学都一起走,闯祸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被家长揪着耳朵揍。 
 
 


   


  长大了以后,有些东西就变了味。
 
 
 


  那天午后,朴志训挨着墙根,和他说我们走吧。小风在戏弄朴志训的头发,他的眼睛亮晶晶的,让赖冠霖心跳加速,挪不开眼。
 
 


   


  他跟着朴志训的脚步上学,朴志训前一年考上了什么学校,他第二年就跟着去哪念书。


    
 
 


  他在心底悄悄藏了一个秘密。 
 


*  


   
 


  高三的裴珍映喜欢他。 
 
 


  赖冠霖是感受得到的。


   
 
 


  他有一天去朴志训的教室找他,正巧碰到了同一个社团有事来找朴志训的裴珍映。
 
 
 
 


  赖冠霖之前就见过裴珍映,他在开学典礼上作为学生代表演讲。
 
 
 


  赖冠霖嘴巴欠,忍不住打趣了几句裴珍映,没想到对方却红了脸。 
 
 
 


  裴珍映悄悄的挤进了赖冠霖和朴志训之间,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
 
 
 


  朴志训无所谓,但是赖冠霖却觉得别扭。不是说裴珍映不好,只是因为他喜欢朴志训,所以就更喜欢两个人待在一起。 
 
 
 
 


  时间再长一点,赖冠霖也习惯裴珍映的存在了。


  
 
 


  天台是他们的秘密基地,他们在那里吃从家里带来的午饭便当,在那做练习题,在那躺在地上看天上的云。


   
 
 
 


  高中学校里种满了高高的树,赖冠霖叫不出名字来,他眨着眼,看一片又一片枯黄的叶子掉下来。掉在教室的窗台上,掉在运动场的跑道里,还有一片,飘到他们三个人的天台。 


   
 
 
 


  学校的第一棵树长出果实的时候,裴珍映向赖冠霖表白了。
 
 
 
 


  他把赖冠霖拉到空无一人的角落,问赖冠霖可不可以和他交往。
 
 
 
 


  彼时的赖冠霖正苦受煎熬,他一次又一次的暗示朴志训,最后得到的都是对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不懂他话里意思的回答,他厌倦至极,想着要不就答应裴珍映吧。反正朴志训也不喜欢他,那就和裴珍映交往试试看。
 
 
 
 


  看得出来裴珍映很高兴,他想他已经够小心翼翼的喜欢赖冠霖,却没想到能够得到回应。


 
 
 


  赖冠霖不忍心打断裴珍映和他一起回家的时候高了八度的语调,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念对不起。
 
 
 


 
  想和志训哥去打球所以骗你先约了人但是忘了,对不起。明明不喜欢你却答应和你交往,对不起。
 
 
 

 
 


  裴珍映笑的时候很好看,一双明眸藏不住秘密。
 
 
 


  赖冠霖有天在天台上睡午觉,感觉到有东西碰了他的脸颊。醒来的时候看到裴珍映坐在一旁看书,他问裴珍映刚才是不是偷亲他了,对方抵死不认。结果最后裴珍映的眼睛出卖了他自己。


 
 
 
 


  赖冠霖挠他痒痒抖他笑,他坚持不住,力气也没赖冠霖大,只好缩在他怀里求饶。
 
 
 


  裴珍映问他周末要不要去看电影,赖冠霖点头,说一起叫上志训哥吧。 
 
 
 


  赖冠霖早就不记得当年看的电影是什么内容了。
 
 
 


  左边坐的是裴珍映,右边坐的是朴志训。
 
 
 
 


   赖冠霖的手包住左边人儿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他的手指。 
   
 
 


  电影结束的时候,裴珍映说电影院太闷了,弄得他脸都红了。
 
 
 
 
  


  是一个只是牵手都被弄得满脸通红的人啊。
 
 
 


  赖冠霖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变味了,他没发现,他什么都没能看出来。
 


  *   
 
 
 


  平安夜那天是周三,裴珍映到赖冠霖教室喊他出来,往他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教学楼的走廊上风很大,不息的风吹乱裴珍映的头发,鼻头也被冻的通红。 
 
 
 


  赖冠霖随意的把盒子放进了口袋里,取下自己的围巾严严实实的包住裴珍映的脑袋。
 
 
 


  “你拆了看看嘛。”
  裴珍映的声音隔着围巾,闷闷的传出来。
 
 
 
 
  赖冠霖打开盒子看,是一条手链。
 
 
 


  没有花里胡哨的装饰,没有华丽的外衣,普普通通的手链安安静静的躺在那个盒子里。
 
 
 


  赖冠霖戴上。


 
 
 


  裴珍映伸出自己手里的那条给赖冠霖看,得意得很。
  
 
 
 


  “看看,一样的。”
  他笑弯了眼。
  
 
 
 


  赖冠霖忍不住,伸手指弹了一下裴珍映的额头。
 
 


  “谢谢你啊,裴裴。” 
 
 



 
 
 
  裴珍映高三学业紧张,高考日期越近越是忙的晕头转向,有时候午饭都没时间和赖冠霖一起吃。
 
 
 


  赖冠霖只好又跟着朴志训。 
 
 
 
 
  他和朴志训在天台聊天,裴裴长裴裴短的,三句话离不开裴珍映。朴志训打趣说不知道的还以为裴珍映是你男朋友呢。
 
 
 
 


  赖冠霖一愣,说着的话统统没说出口。 


 
 
 


  他垂下眼眸,良久才回一句“没有的事。”
 
 



   
 


  裴珍映终于有了短短两天的假期,三个人约好去父母出门旅游的赖冠霖家打游戏。
 
 
 


  裴珍映刚到赖冠霖家的时候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等打完了游戏,窗外已经是大雨滂沱。


   
 
 


  赖冠霖说要不就留宿一晚吧。
 
 
 


  朴志训回了赖冠霖对门的他的家,客厅里只剩下两个人。


 
 
 


  赖冠霖去给裴珍映找干净的衣服,让他去浴室洗澡。


 
 
 


  赖冠霖的体型比裴珍映大了一圈,短袖松松垮垮的穿在裴珍映身上,长裤长出来一节,被裴珍映卷起来了,露出他纤细的脚腕。 
 
 
 


  赖冠霖把自己的卧室留给裴珍映,自己去睡了父母的房间。  
 
 


  * 
 
 


  裴珍映第一次进赖冠霖的房间,好奇得很,什么都要碰一碰,摸一摸,可不到十分钟他就后悔了。
 
 
 


  赖冠霖的日记本放在书桌柜子上的第二排第一格,封面是安静的黑色。
 
 
 


  日记本的内容有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少年不可告人心事而已。 
 
 
 


  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暗恋。
 
 
 


  日记本里装满了发霉的梦,梦里藏着无法拥有的人。
 
 
*  
 
 
 
  第二天早上赖冠霖看到裴珍映眼眶泛红,像是一夜没睡好的样子,便问他怎么了。 
 
 
 


  裴珍映许久没说话,然后平静的和他说没事。
 
 
 
 
  吃过早饭,他就离开赖冠霖家,说是不舒服先回去了。
 


*  
 


  你爱着别人
  我没有资格吃醋
  只能没出息的一次又一次逃亡
 


*  
 
 


  裴珍映一周只能看到一次赖冠霖了。一是因为考试把他压的喘不过气来,二是因为他在躲赖冠霖。


 
  
 


 赖冠霖没察觉出什么。他以为是因为裴珍映太累了。


 
 


  裴珍映生日的前一个星期,赖冠霖就开始订馆子吃饭了。他拿捏不定主意,就去问了朴志训的意见。朴志训说要不就去吃海鲜吧。
 
 
 


  一周之后,赖冠霖领着裴珍映到了店里,裴珍映一脸错愕。
 
 
 


  赖冠霖问他怎么了。
 
 
 


  裴珍映抿着唇,想开口说话,最后却泄了气说没什么。
 
 
 


  他海鲜过敏,赖冠霖不知道。


*   
 


  裴珍映一周没来上学,赖冠霖打电话也不接,坚持不懈的打了一周之后,终于接起了一通电话。
 
 
 


  电话对面的人声音沙哑,喉咙里挤出几个字问他怎么了。
 
 
 


  赖冠霖问他为什么这周没来上学,裴珍映说他生病了。话没说上几句,裴珍映说不舒服先挂了。


 
  * 
 
 


  裴珍映高考结束后待在家里一直没出门,赖冠霖每天给他发很多消息,回复的只有那么寥寥几句。
 
 
 


  赖冠霖期末考试终于结束,他兴冲冲的问裴珍映要不要一起去隔壁市看海。 
 
 
 


  裴珍映说没兴趣,还是不去了吧。


   
 
 


  过了几分钟,他又给赖冠霖发短信,说我们分手吧。
 


*   
 


  裴珍映想要一平米的空间。
  里面可以什么都没有,但只要让他一个人待着就好。
  这无人能涉足的一平米,这阳光照不进来的一平米。
 
 
 
 
  他和赖冠霖说出了分手,一切就结束了。


  可是,


  他根本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开始过的。
 
 


*  
 


  赖冠霖找不到裴珍映了。  
 
 
 


  电话关机的时候,已经毕业不会再来上课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裴珍映住哪。 
 
 


 
  他去找了裴珍映原来的班主任问了地址,说是有东西要还给他,班主任半信半疑的给了。
 
 


  
  赖冠霖敲了裴珍映家半天的门,最后对面的叔叔和他说别敲了,裴珍映一家因为父母工作变动一周前就搬走了。
 
 
 
 
  *  
 
 


  他以为自己不会那么难过的。
  明明只是赌气答应的交往,明明他喜欢的人应该是志训哥,可是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呢。
 
 


  没有人告诉他答案。
 
 
 


  大概是因为他也喜欢上裴珍映了吧。他想。 
 
 
 


  他先是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发现心意,然后又因为自己太笨不抓住对方而气红了眼。


 
 
 


  然后他开始怨恨裴珍映,怨恨他的不告而别,怨恨他就这么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唯一留下的东西只有他手上的那条手链。 
 
 


  两个月后,他又发现了裴珍映留给他的一样东西。
 
 
 
 


  高考的红榜上,裴珍映的名字旁边静悄悄的附在后面的S大。
 
 
 
 
*** 
 
 
 


  “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赖冠霖问他。 
 
 
 
 
 
  裴珍映伸手想推开越靠越近的赖冠霖,最后发现是徒劳。
 
 
 


  “为什么要和我提分手?”
  赖冠霖又问。
 
 
 
 


  “裴珍映,你为什么要逃跑?”


  裴珍映说不出话来,闭上了眼,睫毛也微微颤抖。
 
 
 
 


  “明明就是你先说要和我交往的,明明就是你先喜欢上我的。”
  赖冠霖委屈又愤恨的说。他眼圈泛红,一句一句逼问着面前的人。 
 
 


  “你好过分啊,裴珍映。”
  他说。


 


*   
 
 


  “2015年4月1日    小雨。” 
 
 
 


  “今天是愚人节,我装作开玩笑的和志训哥告白了。”
 
 


  裴珍映说。


 
 
 
  “志训哥说我一点都不正经,老是开这些玩笑,以后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我只好和志训哥说这是骗人的,我以后不会再骗他了。”
 
 
 


  赖冠霖脸色煞白,原本紧紧扣住裴珍映手腕的手愈发用力。 


 
 
 
  “可是,我不需要女孩子喜欢我啊。我只喜欢志训哥。”


 
 
 


  裴珍映不管赖冠霖的反应,自顾自的背了下去。


 
 
 


  “我知道的,志训哥总有一天会答应我的。”


 
 
 
 


  “我在你家住的那一晚,偷偷撕了一页你的日记,对不起。”
  裴珍映说。


 
 
 


  “所以为了赔礼道歉,我把那页的内容背给你听了。”


 
 
 


  “赖冠霖,我什么都知道的。”
  裴珍映说。 
 



评论

热度(407)

  1. 搖呼啦圈稗子日记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真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