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呼啦圈

瞎搞的修图博主(?不是
@超級農農 @Dear-迪丽热巴 ​

逃遁

我又看了一遍555555又哭了

稗子日记:


ooc
赖冠霖x裴珍映
破镜重圆的小故事


*


 又下雨了。

 


 赖冠霖临出门前看到窗外的雨,转身回去带了把伞。想了想,又拿上了外套。



 雨是从昨天开始下的。这几场雨过后,总算也有些秋天的凉意了。

 


 赖冠霖轻车熟路的去了新闻学院的院会办公室,却没见到想见的人。


 


 那天在办公室闹的不欢而散,之后裴珍映就再也没出现过了。晚会就是在明晚,准备程序也已经到了尾声。




 新闻学院的人显然也因为这件事快要结束而轻松了许多,平时总是紧张兮兮的办公室时不时的在插科打诨。





 赖冠霖这几天情绪不高,没有参与闲聊。




 他靠着那个文件柜,看窗外的雨,一滴抱着一滴落下,一滴推着一滴落下。听雨落在不同地方的不同声响。




 他好像已经没有再见到裴珍映的勇气了。



 赖冠霖那天看着裴珍映,好几次试图解释都开不了口。



 该说些什么好呢。




 我以前的确是不喜欢你,可是后来我只喜欢你一个人了。




 我喜欢着别人,那是过去的事情了。




 无论怎么说,赖冠霖看起来都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给裴珍映带来的痛苦让他很羞愧。
 而裴珍映的冷静也让他羞愧。


*


 两个学院一起办的晚会定在学校的剧场里,赖冠霖室友说帮他占了一个前排的好位子,赖冠霖推辞说自己看过彩排,不去了。



 两个学院的部长,是肯定会去看晚会的。




 赖冠霖躲在剧场旁边逃生通道的楼梯间里,透着门缝看坐在前排的裴珍映的脸。

 


 他心情好像很不错,一点也没有受赖冠霖的影响,偶尔和身旁赖冠霖的部长低头交谈几句。




 挺好的,赖冠霖想。




 *


 晚会结束的很快,裴珍映跟着自己的干事去后台收拾东西的时候被自己的副部叫住,说等会大家开个会,清点一下数目顺便做个总结,让他记得去。



 “你有赖冠霖的联系方式吗?你帮忙通知一下他吧。”
 副部又说。



 裴珍映挣扎了很久,做足了内心活动之后说了句“好吧。”




 然后问开会地点在哪,他给赖冠霖发消息。




 人很多,副部说话声音也小,身边还有个赖冠霖法学院的文娱部长在一旁和裴珍映说着什么这个剧场后台很宽后面的空地也很适合约会之类的不着边际的话语,裴珍映足足让副部说了三次才成功发送短信。



 收拾完了东西之后,裴珍映跟着人群队伍一起去了新闻学院的会议室。





 核对了数目又做了总结之后,一群人离开会议室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





 赖冠霖开会的时候没来。





 法学院的人说没听说赖冠霖请假这回事。




 副部问裴珍映真的有通知了赖冠霖吗,裴珍映只好拿出手机给对方看。




 “晚会结束之后去剧场后面开会。”





 裴珍映心想遭了,听岔了给赖冠霖发错消息了。





 他和副部说他去找赖冠霖,让其他人回去吧,这种事人多也没用,而且时间已经这么晚了。




 副部点点头,招呼大家一起回去了。




 裴珍映走到剧场的时候,门口的灯也已经灭掉了。四周漆黑一片。



 剧场大门早就关了,裴珍映给赖冠霖发消息,赖冠霖没回。




 裴珍映只好绕着剧场转了一圈,然后发现剧场后面空地又高又长的铁门那坐着一个人。赖冠霖修长的身子缩成一团,显得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


 赖冠霖收到裴珍映发的消息时,正坐在逃生通道的楼梯间里。





 聊天软件的对话框多了一个红点,裴珍映终于和他说了第一句话。可惜是干巴巴的开会通知。





 他到剧场后台,等啊等,没等到该来的人。



 手里的电量显示红色的感叹号,没一会就自动关机了。



 他终于意识到开会地点可能不是在这,这时剧场大门已经紧闭。后台的空地后面有一个高高的铁门,锁住了赖冠霖出不去。



 偌大的剧场又深又黑,他只好坐在地上,等着天亮有人给他开门。





 裴珍映就是在这时候来的。


*


 “剧场的钥匙管理员已经下班了,可能要到早上才能开门。”
 裴珍映说。



 赖冠霖说知道了。





 “是我通知错了地点,才害你被锁在剧场里的,对不起。”
 裴珍映又说。



 裴珍映的影子被月光无限拉长,赖冠霖的目光只敢跟着影子里掉在地上的树叶。



 又起风了。



 “那……你坐下来陪陪我吧。”
 赖冠霖说。





 “所以,你是怎么会弄错地点的呢?”


 裴珍映坐在地上,听到赖冠霖问他。





 他把身体靠在了铁门上,和赖冠霖隔着一扇门的距离。





 “因为你部长一直在我耳边啰啰嗦嗦的说剧场后面地方很宽,适合谈恋爱。”
 裴珍映说。




 场面又冷了。


  


 赖冠霖开始没话找话。





 “你的手链呢?哪去了?”
 赖冠霖问他。





 “丢了。”
 其实是放在寝室的柜子了。





 “你最近学习紧不紧张,压力大不大啊。”


 “还好。”




 “你……”
 赖冠霖还想问,被裴珍映打断了。



 “你不要没话找话了。”
 裴珍映说。





 赖冠霖也没话说了。





 风继续刮,裴珍映不易察觉的哆嗦了一下。





 “要不你回去吧。”
 赖冠霖说。





 “你身体比较差,感冒了可怎么办呢。你又这么讨厌吃药,病又要拖很久才能好了。”
 赖冠霖低头,假装在看自己的鞋带。


  


 “赖冠霖,知道为什么我选择坐在这里陪你吗?”


  裴珍映说。




 “因为是我的失误才让你在这里的,所以我在这里陪你一晚,我们就互不相欠了。我不想和你牵扯太多。”
 



 “可是…… 我欠你太多东西了啊。”
 赖冠霖低声说。


*


 “你知道一个成绩中等的学生考上S大需要做些什么吗?”
  赖冠霖问裴珍映。



 “他需要没日没夜的学习,一天只睡五个小时,把最喜欢的篮球戒掉,和心里要有一个想念的人。”



 “我那时想着,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就这么不说一声就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



 “后来这几天我想,最混蛋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我欺骗了最喜欢我的人,作为代价,我也弄丢了我最喜欢的人。你把那页日记偷偷撕下来的时候,在想什么呢,你又到底看了多少遍那篇日记,你才能背下来呢。”

 




 “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会和我说,赖冠霖,你这个混蛋,你离裴珍映远一点吧,不要再伤害他了。”




 裴珍映把手伸过铁栏杆的另一头,想叫赖冠霖别说了。



 他没办法开口。




 “可是,我做不到啊。”
 赖冠霖接着说。


 “万一以后你喜欢上了别人怎么办,如果你以后交了新的男女朋友了怎么办,光是想象这些画面,我就要嫉妒的发疯了。”
 赖冠霖鼻子有些发酸了。



 “我高中的时候,有偷偷的来过S大。我太想见你了,所以翘掉了周末的补习班坐火车来了这里。学校很大人很多,我走了整整一圈也没有找到你,我只好回去了。”




   夜色算得上温柔,月初的弯月悄悄的挂在云的那一段,悄悄的看着坐在剧场后面的两个人。




 “我那时候想,如果以后考上了S大,我见到你的第一句话一定不能质问你,不能问你为什么就这么走了。我得和你说我想你了,我要把这两年来的事一件不落统统都告诉你。”







 “我好想你啊,裴裴。”
 赖冠霖说。





*



 裴珍映后悔了,他在想在这里陪着赖冠霖似乎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赖冠霖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多话,他本来应该转身就走的。他心软了。



 看着赖冠霖坐在地上垂头丧气的样子,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怎么可能不喜欢赖冠霖呢,他把那页日记撕下来的原因,无非就是赖冠霖在日记里写下了喜欢两个字。





 “志训怎么样了?”
 裴珍映问赖冠霖。



 “志训哥去了沿海的地方念书,走之前我告诉他我们的事情了,志训哥狠狠的揍了我一顿,说要是追不回来你,以后我就不要回去见他了。”
 赖冠霖说。



 “裴裴,我要和你道歉。对不起,是我骗了你。”
 赖冠霖转头看裴珍映,认真的道歉。




 “都是过去的事了。”
 裴珍映说。





 是啊,都是过去的事了。





 年少无知的时候朦胧的爱恋,不懂事的少年摇摆不定的心,早在两年前的那个夏天就过去了。过往的一切,都变成过眼云烟。





 “很冷。”
 裴珍映说。



 裴珍映手伸过栏杆,轻轻的碰着赖冠霖的手。




 “帮我暖暖。”
 他说。



 赖冠霖把自己的外套给裴珍映,然后握住他冰凉的手,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扣住十指。






 “为什么一碰到你我就会心软啊。”
 裴珍映嘟囔。





 “我真没用。”
 他低头诽谤自己。




 “才……才不是!”
 赖冠霖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栏杆的缝隙有些大,两个人的脑袋靠在了一起。





 “裴裴,和我在一起吧。我不骗你了。这次我先提出的交往,所以分手也只能由我来说,我不会再让你逃跑了。”
 赖冠霖说。





 赖冠霖以为裴珍映睡着了。





 过了很久好久,他才听到裴珍映说“好。”




 黎明快要来了。


*


 【八一八法学院的赖冠霖和新闻学院院草裴珍映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1L


如题
我最近被这两位甜到窒息


2L


裴珍映手上的手链和赖冠霖是同款5555555555
本人宣布相信爱情了。


3L


不止是手链事件好吗姐妹们!!!
bjy可是新闻学院人送外号高岭之花的小帅哥!之前别人和他告白凑近乎,他理都不带理别人一下的!你看看最近他和lkl待在一起的样子,哪还有什么高岭之花这个说法???



4L


在一起!


5L


在一起!



6L


我觉得已经在一起了!


………


47L


大家不觉得bjy和法学院那个文娱部长也很甜吗!双部长设定很好磕的!



……………………




 赖冠霖把网页关掉,给室友发了链接。


 “帮我把这帖子里胡说八道的47L删掉!”
 他咬牙切齿。





   赖冠霖看完帖子没多久,裴珍映一通电话就打过来了。





 “学校论坛的帖子怎么回事?”
 裴珍映问他。




 “别人乱猜的啦,不要太在意。”
 赖冠霖说。





 “赖冠霖!我和你说不要乱来!不然我就……”





 “好了!周末有空和我去水族馆吗裴裴。”
 赖冠霖及时的岔开话题。




 “唔……我还想买一条金鱼回来养……”
 裴珍映很快就跟着赖冠霖新起的话头跑,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长串。




 两个人打了很长时间的电话,最后才挂断。




 赖冠霖把手机放进口袋里,透过窗子往窗外看。




*



 今年冬天天晴的日子很多,连带着影响了人的心情。




 两年前的赖冠霖不清楚在未来会有什么,也不知道去哪找答案。





 现在他知道了,答案是裴珍映。





 自始而终,都是裴珍映一个人。






 他脑子里又浮现那张清秀的脸,那个树影斑驳的黄昏,安静的角落里的男孩子充满期待的看着他,对他说





  “赖冠霖,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黄昏吹着风的软,面前的少年漂亮真挚,余韵悠长,扣人心弦。

评论

热度(437)

  1. 搖呼啦圈稗子日记 转载了此文字
    我又看了一遍555555又哭了